•    全國統一咨詢熱線

    400-006-7386

    首頁     關于我們     企業業務     個人業務     委托向導     保密協議     經典案例     偵探新聞     聯系我們  
     
    企業業務
    企業競爭對手調查
    商業欺詐調查
    訴訟取證與資產追蹤
    企業內部人員安全監控
    知識產權調查
    背景調查業務
    違反競業禁止調查
    個人業務
    婚前背景調查
    婚姻挽回協助
    婚姻忠誠度調查
    分手大師業務
    人員行蹤協查
    專業尋人找人
    疑難雜癥咨詢
    應收賬款催討
     
    當前位置:首頁 > 商務調查取證 > 研發主任私下經營黑作坊,要賠蘇州競業限制違約金50萬嗎?
     
    研發主任私下經營黑作坊,要賠蘇州競業限制違約金50萬嗎?
     

     蘇州競業調查公司與員工簽訂的《保守秘密和競業限制協議》系雙方真實意思表示,應為合法有效,雙方均應按約履行。根據法院查明的事實和員工在上海市浦東新區市場監督管理局向其調查時其本人的陳述,認定員工在公司處工作時其行為侵犯了公司商業秘密應為客觀、合理。

    協議中約定了員工在職期間違反保守公司商業秘密要求而侵犯公司商業秘密的,應支付公司違約金50萬元,員工雖辯稱該約定標準過高,但其未提供證據予以證明,不予支持;違約金系為彌補守約方的損失而設,員工作為違約方其在公司處的收入高低并非是認定公司損失的依據,結合員工在公司處工作時的職責、侵權的持續時間、員工主觀上的過錯程度等因素,對雙方約定的違約金50萬元不再予以調整。
    【基本案情】
    2013年6月,劉某入職一家研發、加工及銷售礦物蠟制品的公司,擔任研發中心主任一職。在《勞動合同》之外,雙方還簽訂了一份《保守秘密和競業限制協議》,其中約定:劉某在公司任職期間,非經書面許可,不得為任何目的披露、使用和允許他人使用其掌握的甲方的商業秘密,也不得在履行職務行為之外使用這些秘密。
    協議還約定,乙方在合同期內,不得有甲方職務以外的其他兼職行為,包括不得自己投資生產或者經營同類產品、從事同類業務等。乙方在職和離職后,違反本協議約定的,應當向甲方支付違約金50萬元。
    此后劉某便一直在該公司擔任高管職務,身為研發中心主任,他掌握著公司所有技術、工藝、配方和部分客戶的名稱。
    直到2016年7月份,由其私下經營的“黑作坊”被上海浦東新區市場監督管理局查封,劉某長期違反《保守秘密和競業限制協議》的行徑才得以曝光。
    在當時的查封現場筆錄中載明,現場情況為當事人(劉某)未能取得營業執照,擅自在上述場所從事蠟制品加工制造的經營活動,嚴重危害周邊居民人體健康,且用電嚴重超過額定負荷,安全隱患嚴重。
    據劉某陳述,作坊的三家客戶均是其工作單位的客戶,“一部分業務被我搶來了,如果需求量少會全部交給我,如果需求量大我來不及供應,還是會交給公司。”
    2016年8月,劉某向公司提出書面辭職申請。公司訴至法院,要求劉某賠償違反競業限制約定違約金50萬元及經濟損失50萬元,合計100萬元。
    【裁判要點】
    公司與員工簽訂的《保守秘密和競業限制協議》系雙方真實意思表示,應為合法有效,雙方均應按約履行。根據本案查明的事實和員工在上海市浦東新區市場監督管理局向其調查時其本人的陳述,認定員工在公司處工作時其行為侵犯了公司商業秘密應為客觀、合理。
    協議中約定了員工在職期間違反保守公司商業秘密要求而侵犯公司商業秘密的,應支付公司違約金50萬元,員工雖辯稱該約定標準過高,但其未提供證據予以證明,法院不予支持;違約金系為彌補守約方的損失而設,員工作為違約方其在公司處的收入高低并非是認定公司損失的依據,法院結合員工在公司處工作時的職責、侵權的持續時間、員工主觀上的過錯程度等因素,對雙方約定的違約金50萬元不再予以調整。
    【裁判結果】
    江蘇省蘇州市虎丘區人民法院依法判決,員工劉某違反競業限制,支付公司違約金50萬元。
    后劉某不服提起上訴,被江蘇省蘇州市中級人民法院駁回,維持原判。
    【規范優化】
    1. 政府部門的查處筆錄(查封現場筆錄、調查筆錄),成為競業限制糾紛案件中的關鍵證據。
    2. 違約競業限制的違約金系為彌補守約方的損失而設,員工作為違約方其在公司處的收入高低并非是認定公司損失的依據。
    3. 競業限制的約定,應當注意涵蓋在職期間。
     
    Copyright ©2004-2017 上海奧智商務調查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內容: *
    稱呼: *
    電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