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國統一咨詢熱線

    400-006-7386

    首頁     關于我們     企業業務     個人業務     委托向導     保密協議     經典案例     偵探新聞     聯系我們  
     
    企業業務
    企業競爭對手調查
    商業欺詐調查
    訴訟取證與資產追蹤
    企業內部人員安全監控
    知識產權調查
    背景調查業務
    違反競業禁止調查
    個人業務
    婚前背景調查
    婚姻挽回協助
    婚姻忠誠度調查
    分手大師業務
    人員行蹤協查
    專業尋人找人
    疑難雜癥咨詢
    應收賬款催討
     
    當前位置:首頁 > 商務調查取證 > 2019 年蘇州地區競業限制類案件裁判數據報告
     
    2019 年蘇州地區競業限制類案件裁判數據報告
     

     蘇州競業調查網:隨著社會經濟發展水平的提高和法治意識的增強,競業限制類糾紛案件數量日漸增多。前騰訊員工被判決賠償的 1940 萬元天價違約金,更是創違約金數額新高。

    日前,蘇州工業園區法院聯合工業園區勞動人事爭議仲裁院發布《蘇州工業園區勞動爭議(競業限制類)仲裁、審判白皮書》(以下簡稱《白皮書》),對蘇州地區的競業限制類案件作出指引。
    筆者在 Alpha 案例庫中,以“競業限制糾紛”為案由進行檢索,共檢索到 2019 年 1 月 1 日至 2019 年 12 月 31 日期間,蘇州地區法院、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競業限制類案件 19 件,結合《白皮書》內容,對競業限制案件審判數據及審判趨勢概括如下: 
    一、審判數據
    (一)行業分布
    從上面的行業分布情況看來,2019 年蘇州地區的競業限制糾紛主要集中在制造業,科學研究和技術服務業,信息傳輸、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
    (二)審判法院
    2019 年蘇州地區審理競業限制糾紛最多的法院是江蘇省蘇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基層人民法院中審理競業限制糾紛案件最多的是蘇州工業園區人民法院。
    (三)裁判結果
    1.一審裁判結果
    通過對一審裁判結果的分析可知,2019 年蘇州地區的競業限制糾紛在一審中撤訴的比例較高,即當一方提起訴訟后,雙方和解的概率較高。
    2.二審裁判結果
    通過對二審裁判結果的分析發現,二審維持原判的概率較大,改判的僅有 1 件,且二審仍有和解的可能性。
    3.再審裁判結果
    2019 年蘇州地區競業限制糾紛再審的案件數量僅有 1 件,且維持原判。 
    二、審判趨勢
    (一)部分條款無效不影響競業限制協議的效力
    用人單位與勞動者簽訂的競業限制協議是雙方的真實意思表示,部分條款違反法律的強制性規定無效,但并不影響競業限制協議的效力。
    法律規定,競業限制期限不得超過兩年、月補償金不得低于勞動者月平均工資的三分之一,與法律規定不符的條款無效,但法院或者仲裁機構可依法調整,并不導致競業限制協議無效。
    (二)勞動者違反競業限制義務的,需要返還已收到的競業限制補償金并支付違約金
    競業限制協議限制勞動者一定期限內的就業權,故用人單位需向勞動者支付競業限制補償金。
    但如果勞動者未能履行競業限制義務,離職后供職于與前用人單位存在競爭關系的企業,或者自行設立具有競爭性質的企業,則違反了競業限制義務,此時用人單位有權要求勞動者停止違約行為、返還競業限制補償金,競業限制協議約定違約金的,還可要求勞動者支付違約金。勞動者支付違約金后,并不能當然免除繼續履行競業限制的義務。
    (三)勞動者有義務舉證是否履行競業限制義務
    用人單位主張勞動者違反競業限制義務且承擔初步舉證責任后,由勞動者對其離職后已履行競業限制義務承擔舉證責任。
    因為勞動者離職后為競爭企業提供勞動的方式具有隱蔽性與多樣性,例如以親屬名義設立競爭企業,社保由無競爭關系的企業繳納,用人單位對勞動者違約行為進行全面舉證的責任過重,故在用人單位完成初步舉證的情況下,需由勞動者自己舉證其離職后的工作狀況,舉證不足時應承擔舉證不利后果。
    (四)競業限制違約金數額應當綜合各項因素確定
    《勞動合同法》第二十三條規定,勞動者違反競業限制約定的,應當按照約定向用人單位支付違約金,但違約金數額如何認定并未明確規定。違約金兼具懲罰性與賠償性,違約金的考量應結合勞動者的崗位及掌握商業秘密的重要性、勞動者的主觀過錯程度、違約行為的持續時間、競業限制協議約定的違約金數額、勞動者的工資收入水平等綜合確定。約定的違約金過分高于或者低于用人單受到的損失的,當事人可以請求法院或者仲裁機構予以調整(五)競業限制補償金與勞動者在職期間的工資一同發放的行為無效
    實踐中部分用人單位將競業限制補償金與勞動者在職期間的工資一起發放,查詢近年判例(2018)蘇 05 民終 9922 號顯示,蘇州中院認為該行為違反了《勞動合同法》中競業限制補償金應當在解除或者終止勞動合同后支付的強制性規定,應屬無效。用人單位提前解除競業限制協議的,勞動者仍可要求用人單位額外支付三個月的競業限制補償金。 
    三、用人單位應對策略
    (一)簽訂合法有效的競業限制協議,且協議內容應詳細具體
    合法有效的競業限制協議是用人單位日后要求勞動者履行競業限制義務的依據,建議在協議中列舉競爭企業的類型,有需求的用人單位更是可以清單式列舉的方式具體到競爭企業名稱。
    協議中建議明確勞動者的告知義務,即勞動者應在離職后定期向用人單位告知工作情況、履約情況,方便用人單位掌握信息及留存、核實相關資料。協議中也建議明確違約責任、違約金數額或違約金計算方法,為用人單位日后主張違約責任保留證據。
    (二)發放的補償金不得低于法定標準
    《江蘇省勞動合同條例》第二十八條規定,用人單位對處于競業限制期限內的離職勞動者應當按月給予經濟補償,月經濟補償額不得低于該勞動者離開用人單位前十二個月的月平均工資的三分之一。用人單位未按照約定給予勞動者經濟補償的,勞動者可以不履行競業限制義務,但勞動者已經履行的,有權要求用人單位給予經濟補償。用人單位支付補償金,才有權要求勞動者履行競業限制義務,補償金的數額也應當符合法定標準。
    綜上,競業限制糾紛案件存在競業行為認定難、競爭關系界定難、違約責任酌定難的特點,建議有需求的用人單位未雨綢繆。
     
     
    Copyright ©2004-2017 上海奧智商務調查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內容: *
    稱呼: *
    電話: *